Cerj_

=刺儿

译/薰奏薰/Trace your sky with me

我翻完了,我是手速达人(你闭嘴吧

还是edelrose太太的,原文:trace your sky with me 

授权是一起要的所以见之前那篇的授权就好

pdf版:点这里 密码:l0kg

这篇蛮青春疼痛的,一个雨天的故事,有点小清新的感觉,啊,青涩的高中生(赞美意味

正文↓

***

天空陡然炸裂,撕开了一道缝隙。厚重的云层试图将它重新填补,可却消减不了伤口处源源不断涌出的血水,只得任由它们如泪水般化作春雨,洒向人间。

i.雨落之处,非其归处

一开始,雨还很小。雨点零星地落下,甚至让你怀疑偶尔落在皮肤上的湿意是不是幻觉。但紧接着雨便瓢泼而下,就像平静的湖面突然炸起响雷,惊得人半天回不过神来。

薰冲到离自己最近的屋檐下,抓紧时间把制服上的水擦干净——雨水太冷了,就好像是直接将太平洋的海水从头淋到脚。不过,气温虽然下降了,他的心里却觉得温暖起来,仿佛那些阴冷的情绪也随着呼出的气体消散在了雾气中。

他靠在一扇冰冷的玻璃门上,越过肩膀望进一家古怪的商店——一家面包店?薰起身走了两步,让鞋在地面上来回刮擦几下,好把鞋底上的沙子和泥土弄掉。从橱窗望进去,面包店内部是个童话风格的舒适小屋,陈列着设计成笑脸形状的面包和糕点。里面没有客人,因为路人都只是自顾自地打着伞匆匆走过,所以忽视了玻璃和雨水后面隐藏着的温暖——那甚至还没有接触到你的皮肤,就可以治愈你的灵魂的暖意。

薰推开门,头顶的铃铛响了起来。阴沉天空下的泥土气息与甜蜜的芳香随着门的开启混合在了一起。

“欢迎光临。”面包柜台后面,一个低沉的声音招呼道。

薰礼貌地欠了欠身,然后走到离门最近的座位坐下。

这里看起来很适合约会……很舒服,也很治愈心情。薰有些惊讶他以前竟然从来没注意到这里,也因此从来没有在约会的时候提到这个地方。他的目光掠过放在展柜里的冰淇淋蛋糕。可能这些食物很难吃?

好奇心让他觉得有些馋了。进来躲雨却什么东西都不点,这未免有点没礼貌吧?薰把包放到椅子上,然后走向柜台。完全没费什么劲——毕竟他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偷偷打量了一遍柜台——薰抬手指向一个青柠馅饼。它看上去比它用料丰富的邻居朴实多了。

“您好,我要一份青柠馅饼。”薰微笑着说,从口袋里掏出钱,“在这里吃。这地方不错,是最近刚开业吧?”

柜台后的男人透过圆圆的厚边眼镜看着他,眼里充满笑意。“算是吧。请找个地方就座,马上就好。”

薰歪了歪脑袋。真是个奇怪的人。“谢谢。”

薰走回去,扑通一声坐进放着厚厚坐垫的椅子里,然后无聊地用指尖在玻璃上画圈圈。阿多尼斯大概会喜欢这个地方——如果他还不知道这里的话。可能薰哪天想起来的时候会跟他提一下这家店的。也可能不会。这不重要。不过即使这么想着,他还是从包里拿出手机设了个备忘。让后辈陶醉在这么个可爱的地方总不会是件让人不愉快的事情。

“这是您的青柠馅饼,先生。”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小盘子,盛放着的是三角形的青柠馅饼,上面撒着糖和巧克力屑,旁边放着餐巾纸。薰微笑着道了谢;男人也报以微笑,然后回到了柜台后面。

甜点匙刚碰到馅饼,薰就突然感受到一种无形的拉力,几乎是强迫着让他向窗外望去。顿时,头顶灯光透出的暖意,身下座垫传来的热量,都被他心里那潭结冰的绿色湖水表面弥散出的冷意所吞没。

“奏汰君!”他丢掉勺子跑了出去。铃铛在他头顶叮当作响。

奏汰站在雨里,从天而降的大雨落在他的脸上、衣服的褶皱里和发梢上。薰在距奏汰仅仅两步的地方突然动弹不得,在屋檐的边缘——他觉得他没法更进一步了。雨虽然在试图落到这里,却永远无法抵达。

雨水爱抚着奏汰阖着的双眼,那双眼皮看起来薄如蝉翼。

仿佛隔绝了水泥、阴暗角落、灰烬和空虚交织的灰暗世界,奏汰看起来就像一个幽灵。薰吞了吞口水,脱掉外套,慢慢向他走了过去。雨水于是也朝他落了下来,冰冷地砸在他的头上和眼上,阻挡着他的视线。

“奏汰君?”薰的声音像纸一样轻,他小声呼唤着,恳求着,询问着。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啊……薰?”奏汰没有睁眼。“‘雨’……很‘温暖’。”

薰眉头紧锁。“快过来,你再这样就要感冒了……你看,你挡到别人的路了。”他拉过奏汰的小臂,甚至有些惊讶对方竟然没有被他融化。“这边有家面包店不错……进去暖一下身子吧?”

奏汰……你现在在哪里呢?

你在听我说话吗……?

 

ii.我心归处

薰把外套披在奏汰的肩膀上,把他按到椅子上,又拿来一张小小的绿色毛巾。在等着薰和面包店店主道谢的时候,奏汰把薰的外套裹紧了一点。“是‘薰’的味道。能让人想起‘快乐’的事情。”

薰听到了——当然了;往回走的时候他连眉头都皱不起来了。为了不让奏汰看见他心软的样子,他故意对奏汰发起脾气。而奏汰只是咯咯笑着。

“这可一点都不好笑,”薰说,“你站得离车道也太近了吧?这样会受伤的!”

奏汰把薰的外套袖子拿到唇边,“但是你也在‘这里’呀,薰。”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理有据,底气十足。就好像这里不可能还有别的什么人似的。

薰的眼皮跳了一下,肩膀有些僵硬。然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眼睛望向一边。你太‘招人喜欢’了,薰。奏汰又笑了起来,好像漂浮着的彩虹气泡一样好看。

薰清了清嗓子,朝奏汰倾过身子。“所以呢?”

“所以……?”

“我几个小时之前就看见你离开学校了。所以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你之前不是跟守泽一起的吗?”

奏汰把腿屈起来坐着。“千秋很早就回家了,我只是‘自己’待着。”

“奏汰君,看着我?”薰说。奏汰呼吸一滞,但还是顺从地抬起眼,望向那双能让枯萎的花朵重新绽放的眼眸。今天,薰‘不太一样’。是因为他不在‘学校’了吗……?

“薰今天意外的‘严肃’呢,”奏汰小声说。“千秋也很‘严肃’。他很早就回去了,因为他的父亲‘病’了。可能这场雨没有我以为的那么‘温暖’。那些‘孩子’心情都不好,因为千秋心情不好,你知道的~”

薰抿着唇,试图去体会奏汰的心情。奏汰有点发抖——毕竟,他的衣服还是冰冷的。但是他不介意。他想再去仰望星空,不是透过玻璃,而是真实地去感受激烈地拍打在身上的海水。“家”总是跟随着他,爱抚他,拥抱他,并且爱着他。奏汰自己会不会为了更接近“家”去撕裂天空呢——就像蜘蛛一样顺着雨丝攀上天空?

奏汰眨了眨眼睛,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抚摸他的脸,顺着眼泪的痕迹,从眼角直到下颌。薰马上抽回手,手指像树根一样拧在一起。“对——对不起……”

奏汰松开薰的外套,抓住了他还在半空中的手,像抱着小乌龟一样握住它们。他一个一个地掰开薰的手指,然后把自己苍白、像石头一样冰冷的手指放在薰的手掌上。“别说‘对不起’。别对我说。”

“奏汰君……你还好吗?”薰把身体探得更近了一点。他身上雨水和淋湿的树叶的味道把奏汰整个人都淹没了。“你可以向我倾诉任何事情的,不介意的话就和我说说吧?”

薰,我该怎么办呢……我怎样才能让所有人都不‘离开’我呢?

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可以背负起自己的‘家’的人呢?

奏汰的嘴唇有些颤抖。我不能‘麻烦’薰。

他不断、不断地提醒着自己。与薰的手相抵的——一片仲夏夜微咸的海水冲洗着他的身体。他默默地松开薰的手,然后把注意力转向那块还没被动过的青柠馅饼。

奏汰抬起头,好奇地问,“你怎么不‘吃’呀,薰?”

薰的脸笼下一片阴影。“呃……其实我不怎么饿了。哦对了,我得回家了。你想吃吗?”

仿佛有无数冰锥刺痛了奏汰的心脏。平时不该是这样的。应该是奏汰追着薰询问、薰试图避开奏汰……但到最后,他总会坦白交代。奏汰总能看穿他。

对不起。不要走。他曾一直被怨恨、孤独和逃避的情绪所笼罩,而那些拯救了他的人……他承诺过会保护他们的,不是吗?不要再逃避了。不要再分开了。

奏汰压抑下沉重的心情,挖起一勺馅饼,墨绿的眸子里露出淘气的眼神。他把勺子伸向薰,“说‘啊~~~~’”

“喂——喂,”薰向后一倒,陷进椅子里,“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有点慌乱,但比起这个,薰的眉头又皱起来了。这样还不够。薰眼睛里依然透着受伤的情绪。奏汰深呼吸了一口。“我想‘谢谢你’把我拉回来。你还‘听’我讲话。”

薰干巴巴地笑了几声,然后露出一个标准的完美微笑。“没什么,我只不过碰巧在这里而已。我忘带伞了,就是这样。”

奏汰不再说话,看着薰挥手道别,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只听到他说,“已经很晚了,所以赶快回家吧。”

可是雨还没停呢,薰。你不会觉得‘冷’吗?

——————

一把绿色的、图案漂亮的伞出现在他头顶。奏汰一直沉思着坐在那里,直到面包店店主将伞和一个装着两个青柠馅饼的盒子放到他桌上。奏汰起身跑了出去。他跑得很慢,姿势也很糟糕。但是他尽他所能地快速奔跑着。他脚下的积水是他的朋友,在他几乎要滑倒的时候掀起的水花拍在他的脚踝上,引导着他向前的路。

经过的路上有很多人,有的人朝他喊,“小心点!别在雨里跑!傻孩子!”

他全身都冷透了,嘴里也干干的。他的胸口好像有无数个太阳在灼烧。

奏汰拐过一个转角,放慢了步伐——直到停下脚步。苍白着脸、微微张大嘴巴的薰站在他面前。

啊……

你在往‘回’走吗。

“诶……”薰咕哝了一句看向一边,而奏汰几乎瘫在地上,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他跌坐下去的时候发出了很大的声响,还溅起了一小点水花。伞从他汗湿的手掌里滚了下来。薰低声抱怨着,但还是把伞撑到他们俩头顶,然后弯下腰,和奏汰雀跃的目光对视。

“哦呵呵~”

“快起来,”薰说,“你挡到别人了。”

“唔~”他跳了起来。像只青蛙。“谢谢你,‘薰’。”

“那是什么?”薰朝他奏汰胳膊下面夹着的盒子示意了一下。

“是面包店主给我的‘馅饼’。让我和你‘一起’吃。他看起来是这么‘说’的。”

奏汰挽上薰的胳膊。往前走的时候他们谁都没说话,但是薰的耳朵却微微发红。在伞分隔开的雨帘下,一种暧昧的气氛氤氲开来。

那很‘简单’……不是吗?

——————

一座小小的公园里,在一条木制的房檐下摆放着一条长椅。这个公园里没有喷泉,也没有多少绿植,但这是他们能到达的最近的歇脚处了。奏汰大笑着,想要在雨中玩耍,但薰一直拉着他不让他乱跑。最后他们终于在长椅上坐下来,气喘吁吁,头上直冒热气。薰打开了那盒馅饼。“呃,没有勺子……”

奏汰用手指夹住一块馅饼,提了起来——喂!差点掉了——然后塞进嘴里。柔软的酥皮和青柠的酸味在他口中融化,滋润了他干燥的嘴唇。

薰看着他用剩下的馅饼把嘴塞满,嘴角抽搐,“这么……随便地就……”

奏汰伸出舌头舔掉自己嘴唇上的碎屑。食物的热量在他的胃里炸开,像烟花一样温暖身心。

“薰,要我‘喂’你吗?”奏汰问道,夹起另一块馅饼。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y——”然而还是没能阻止这个蓝头发的男孩子直接把馅饼塞到他嘴里。没说完的话都变成嘟嘟囔囔的抱怨。奏汰海蓝色的眸子闪着光。不‘好吃’吗?

另一个男孩子吞下嘴里的食物,用手背擦了擦嘴巴。“真是没法相信我居然被一个男孩子喂了——”然而看到奏汰失望地撅起嘴巴,这话也没能说下去——“诶——别这样,我开玩笑的……”

“薰……”

“嗯?”

奏汰并拢双腿,脑袋从一边歪到另一边。“其实,是那些‘孩子’让我觉得……是不是我对他们不够‘好’……还有对‘流星队’、和对‘千秋’。他离开了,但是我却没法让那些孩子重新‘振奋’起来。我好歹也是他们的‘前辈’呀。”

雨滴落在地上,噼啪作响。

“当身边的人觉得‘难过’或者‘焦虑’的时候,我都没法‘安慰’他们。我没法让他们重新‘聚’在一起。你知道的,这对我来说很难~但是,这是我‘容身’的地方,我想我应该能为了它‘变好’的。”

奏汰的头垂了下去,靠在薰的肩膀上,散开来的蓝色发丝在薰的视界里就像盛开的半朵花一样。“但是到‘最后’,我所能做的也不过是‘拍拍’他们的头。”

“就是这件事吗……”微弱得如同耳语一般。奏汰听得见,他能感觉到。

两片带着雾气的嘴唇轻扫过奏汰光洁的额头。

“这样还不够吗?”薰的肢体语言仿佛在说。

“奏汰君,虽然你平时是有点不按常理出牌,有时候还会做些危险的事情,但是——我们所有人,都了解你的。你现在这样就很好。”

奏汰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仿佛有海水灼伤了他的眼睛。

“说实话,你之前都有点吓到我了。”薰伸出胳膊环住他颤抖的肩膀,“你一下子看穿了我,看穿了我们所有人。”

薰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胳膊,用手指在上面画着圆圈、海星、海洋和云彩。这片土地完全接纳了奏汰。

“你不会让人觉得麻烦的。我相信你。所以,别想着要去改变什么了。最起码,在我这里没必要。”

……他终究,还是有一片‘容身之地’的。

 

——————

当云层散开,天空重新明亮起来,雨水也逐渐蒸腾,回到了天空。不论多少次,雨过终究会天晴,伤口,也终究会愈合。

END.


题外话: 太太还在最后暗搓搓地说自己是那个面包店店主,太太超可爱wwww(闭眼吹

评论(2)
热度(37)

© Cerj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