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j_

=刺儿

【霸图全员向】张佳乐的小辫子

一个一时兴起的脑坑,霸图全员给乐乐扎辫子……

没有宋奇英,因为那会儿他还在训练营呢(摊手

友情向,cp自由心证

 

随着心情瞎写的,ooc,慎!

喜欢的话求小红心小蓝手(*'▽'*)♪嘿嘿嘿

 

***

 

当时张佳乐刚到霸图没多久,霸图的成员们一直在想要给张佳乐一个怎样的欢迎仪式比较合适。

那天,众人瞒着张佳乐在训练室讨论对策。

“要做个人的欢迎仪式,就做个有特色的,吃饭唱歌这些就有些平常了。”张新杰说。

“有特色的?”白言飞跟着重复了一遍。

“对,从张佳乐出发,选择能让他觉得有归属感的活动。”张新杰解释。

“所以想想张佳乐有什么特点可以拿来做文章的?”

大家纷纷思考起来。

“爱吃东西?”

“梳小辫子?”

“浪漫主义?”

“百花式打法?”

“幸运E?”

“……”

“最后这个肯定用不上的吧。”

“感觉如果对张佳乐说幸运E会被打。”

“我也觉得。”

“这个圈子里,最了解张佳乐的一定是孙哲平吧。可惜联系不上了。”

“是啊,有点遗憾。不过说到归属感,百花对张佳乐来说曾经是最有归属感的地方了吧?不如我们去问问百花的人?”和张佳乐心态多少有些类似的林敬言提了个靠谱的意见。

“这个主意不错。”

“出自百花的现役选手的话……邹远、唐昊、张伟?”张新杰说的时候,小心地看了一眼林敬言,“他们之前跟张佳乐一起相处过,唐昊虽然转会了,但是对张佳乐应该还是了解的。”

林敬言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笑着冲他摇摇头。

“这三个人是目前最靠谱的了吧,那我去联系一下。”韩文清整理了一下大家的意见,转过头就打电话去了。

 

“三个人都问过了,要说他们做过关于张佳乐的最有特色的活动……”韩文清说到这皱了皱眉头,似乎有点不能理解,“是队里每个人给张佳乐扎一天辫子。”

霸图的大家听完也愣住了。

“扎辫子?”

“完全不会。”

“我也是……”

“看来百花的人都是扎辫子小能手啊,让他们来教教咱们?”

“百花的人教,从K市到Q市的飞机票钱你出啊?随便一个妹子都能教你好吧。”

“不会扎可以百度啊。不过比起这个,我比较好奇为什么有这个活动……”

“我也蛮好奇的。”

“我也是!”

于是又齐齐望向队长。

“原因他们都没说,但是张伟跟我说,如果想让张佳乐有归属感,做这个活动绝对没错。”韩文清答道。

“感觉什么都没解释……”

“对啊。”

“哎?你们都在这啊?我说怎么找不到人,加训怎么不叫上我啊?”张佳乐突然从门口冒出头,看到他们都在便兴奋地跑进来,“都先别练了,这都到饭点了,我们吃饭去吧!我听说了一家特别好吃的馆子,走走走,我请客!”

余下众人面面相觑,韩文清咳嗽了两声说:“那今天的讨论先到这里,结论大家都自己记住。”

“你们在讨论什么啊?”张佳乐好奇地问。

“战术问题。之后跟你讲,现在先去吃饭。”张新杰推推眼镜回答。

“好的好的!我说的那家特别好吃,我带你们去!”毫不存疑的张佳乐又兴奋起来。

于是霸图战队的一大群人全副武装浩浩荡荡地开出了战队大楼。

队伍后面,白言飞偷偷对秦牧云说:“讲真,我觉得张佳乐一点也不需要我们给他加强归属感。”

秦牧云赞同地点点头,“对啊,我觉得他在霸图已经非常有归属感了。”

 

不过行动还是要进行,辫子还是要扎的。

按照寝室远近的排序,第一天是林敬言。

早上还没扎头发正在刷牙的张佳乐看着室友笑眯眯地站在自己背后,有点莫名其妙:“老林里盖干呵么?”

林敬言把他放在台子上的皮筋和梳子拿起来,“给你扎辫子。”

张佳乐一脸懵逼。

赶紧吐掉嘴里的水,“不用了谢谢啦我自己能梳!等会儿我自己梳就行!”

说完就想把皮筋拿回来。

林敬言当然不能说给就给了,“这可不行,这是上级交给我的任务,要认真完成的。别动哦,扯到的话会疼的。”说着扶住张佳乐的脑袋就梳了起来。

张佳乐依然一脸懵逼地乖乖看着林敬言给自己扎辫子,直到对方拍拍他的脑袋笑着说了声“好了”才想起来看看给扎成了什么样。

等等,留了两小绺头发系了个蝴蝶结是怎么回事?!

“老林你?!”

“大功告成!不许拆掉!我好不容易才扎好的!”见张佳乐往后摸着皮筋就要拽,林敬言连忙制止。

“老林你在搞什么……”张佳乐无语。

“嘿嘿,我们去吃早饭吧!”林敬言笑了笑,顾左右而言他。

 

如果说张佳乐本来以为林敬言是一时兴起才自告奋勇给他梳辫子,但当第二天一大早韩文清站在他背后要给他梳辫子的时候,张佳乐感到这事儿就不是很对劲了。

“你们不会是要全队给我梳一遍辫子吧?”他怀疑地看着镜子里正在一脸严肃地给他扎辫子的韩队。

太严肃了,好想交钱包。

“对。”韩队言简意赅地回答。然后退后两步看了一眼,“好了。”

“没想到啊,韩队扎辫子手艺这么纯熟。”全程围观的林敬言感慨道。

张佳乐摸了一把,这次是麻花辫。

“好吧,还比较好接受……”他嘟嘟囔囔的,很无奈的样子,“谢谢韩队。”

 

第三天是张新杰。

“说说看,今天是什么发型啊?”张佳乐已经习惯了,调侃地问道。

张新杰从镜子里看了他一眼,“改良式单马尾。”

单马尾有啥好改良的?张佳乐抱着林敬言递给他的一小牙西瓜面无表情地啃着。

“空腹吃冰西瓜容易拉肚子。”张新杰又抬头看了他一眼说。

张佳乐一脸“风太大听不清”的样子把西瓜吃完,拿起了另一块:“张副队要不要吃?”

张新杰摇头,“我早饭时吃过了。”

“你啥时候吃的早饭?昨晚?”张佳乐看了一眼当前时间,六点半。遂大惊失色。

“六点。因为要给你梳辫子,所以早起了。”张新杰解释道。

“我是不是该说受宠若惊啊?!”

“可以,我不介意。”

“但是为什么还没梳完?”

后来那个辫子扎到了七点十分。

围观的林敬言韩文清差点去睡回笼觉。

后来张佳乐终于知道了,改良式单马尾,原来就是,无数个小麻花辫绑在一起的马尾。

张新杰你好勤劳啊?

还有,那天张佳乐跑了一上午厕所。

 

第四天是白言飞。

“前辈好。”恭恭敬敬地打招呼。

张佳乐看到是后辈,笑眯眯地应了声:“要梳头嘛?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林敬言韩文清张新杰在旁边吃早饭围观。

“张副队,说好的吃饭要规矩呢?”张佳乐看着吃一口饭就抬头看他一眼的张新杰感到莫名的无力。

张新杰不回答,依旧吃一口看他一眼。

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是吧?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

“没想到言飞扎辫子的技术很出色啊。”林敬言赞扬道。

白言飞回头笑了笑,“过奖啦,我也是学了很久呢。”

张佳乐看了看,梳成了爆炸式,喷了一大堆发胶。

“快用完了吧?”张佳乐一脸愁闷地晃了晃发胶罐子。

 

最后一天是秦牧云。

“前辈好。”毕竟是刚出道的新人,礼貌必须要注意。

“好,来吧。”张佳乐依旧笑眯眯地递给他皮筋和梳子。

秦牧云犹豫了一下,“前辈,还有皮筋吗?”

张佳乐愣了一下,“有是有,不过……你这是?”

“嘻嘻~”秦牧云不说话,冲他笑。

毕竟是比自己大很多的前辈,也不敢扎得太奇怪,只是扎了个双马尾。不过也够好玩了,在霸图到处都有人给他拍拍拍。

 

张新杰把五天下来拍到的所有发型都发到了微博上,配字:欢迎来到霸图,合作愉快。

张佳乐看到微博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就忍不住笑了。

其实当初百花的人给他梳小辫的原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时孙哲平因伤退役,最好的战友离队,繁花血景再也不见,张佳乐受到的打击很大。而之前张佳乐和孙哲平做室友的时候,孙哲平就很喜欢给张佳乐梳小辫,每天早上孙哲平会起得早一些提前洗漱好,张佳乐起来之后就一边洗漱一边看孙哲平给他扎辫子。孙哲平离开之后,没有人再给张佳乐梳辫子了。百花队员们为了让自家队长早日坚强起来,这才自告奋勇轮流给张佳乐扎辫子。这件事已经过去太久了,以至于林敬言要给他梳辫子的时候他都没有立刻意识到这一点。而现在的自己,早就已经走出了当时的阴影。梳个辫子而已,没有别人帮忙自己难道会搞不定吗?这些霸图的家伙,肯定是去问了百花的队员,才会做出这种看起来傻傻的却又很暖心的欢迎仪式吧。

这些家伙啊……张佳乐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勾起了唇角。虽然说起来也很傻,但是很开心,在未来的路上,可以与你们同行。

 

end.

评论(13)
热度(169)

© Cerj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