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j_

=刺儿

【霸图】养孩子的张新杰

给  @暮新  的点文!(

 

主要内容是新杰怎么对大家好以及大家怎么对新杰好的故事。(。

cp含双花林方,不过主要是霸图全员友情向~

霸图全员大法好!(你

 

欢迎小红心小蓝手及捉虫!x

 

***

上次去b市和微草比赛,赛后张新杰找王杰希交流养孩子管理战队的经验。

“韩队总是给自己额外加练到很晚,林敬言前辈总是在训练时间假装上厕所去给方锐打电话,张佳乐前辈每晚查寝都在水手机。”张新杰有些头痛地说,“后辈们也不让人省心,白言飞和秦牧云不在训练就在谈论各种八卦,宋奇英好的不学,天天学我吃饭,这样我也很有压力的。”

王杰希陪着比自己还小却要照顾霸图上下老小的张新杰倒苦水,听他说了难处不禁轻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新杰啊,光这样想可不行。换个角度去思考,也许会好一些呢?”

张新杰疑惑地看着他,“换个角度?”

“是啊。”王杰希微笑,“从管理角度来看,这些行为的确让人头痛。不过,为什么不试试设身处地地去想想他们的做法呢?”

 

霸图战队第二天才回Q市,当晚还住在酒店。

吃夜宵的时候,林敬言听着同桌的张佳乐叽叽喳喳地说话,不经意间注意到张新杰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有节奏地吃饭夹菜,而是吃一会儿就停顿一下,好像在思考些什么。

 

“张副队,有什么心事吗?”吃完夜宵,林敬言走到张新杰旁边问。

“林敬言前辈。”张新杰把碗筷放好,转身和林敬言并肩,“正好,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不知道前辈是否方便回答。”

林敬言愣了一下,微笑起来点点头,“难得张副队有需要请教我的问题呢,尽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

“嗯……请问前辈,为什么经常在训练期间出去打很长时间的电话呢?”张新杰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说“和方锐”。

林敬言闻言失笑,“被发现了呢……你是说我和方锐打电话吧?给你造成困扰实在是不好意思。兴欣的训练时间和霸图有些错开,方锐总是一有空就给我打电话,所以才会这样。”

张新杰了然地点点头,“这样啊。”

 

回到房间,队长韩文清正在用酒店电脑打荣耀。张新杰默默地坐到床上,看着韩文清的手在键盘鼠标上不停地操作着。其实今天和微草对阵他们是赢了的,但队长还是像往常一样自行加练。张新杰没有去问韩文清为什么要这样努力,他知道一切都只因为那四个字。

为了冠军。

 

第二天,回Q市的飞机上。

“我跟你说,这周不是轮回对兴欣吗?杜明比赛完专门要去找唐柔喝茶聊天呢,结果差点被叶修嘲讽脸气炸,哈哈哈哈哈!”白言飞拉着秦牧云笑得停不下来。

“……”后排的张新杰听着他俩聊八卦,无语地看向窗外。张佳乐见了,好心地拍拍他肩膀安慰他:“小孩子淘气嘛,喜欢讲点乱七八糟的也正常,毕竟队里天天训练这么紧张,有放松的机会的话还是要好好放松的啦!”

“那你天天晚上水手机也是为了放松吗?”张新杰把脸扭过来看着张佳乐。

“啊?……”张佳乐万万没想到张新杰转火如此迅速,当即被神圣之火禁声,“那个……也……算吧?”

“啊,是吗?”张新杰盯着他。

“嗯……算是吧……”张佳乐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耳后,“一般晚上都会跟孙哲平聊聊天……”

“哦。”张新杰冷漠地别过脸继续看窗外。

“……?”张佳乐一脸问号。

 

回霸图之后。

上午的训练时间,林敬言的手机像往常一样在衣兜里振动起来。

林敬言手揣进兜里,本来想跟以前一样借口上厕所去接电话,突然又想起了张新杰已经发现的事情,衡量了一下觉得还是按掉等训练结束跟方锐说一下以后不要打过来好了。张新杰坐在他旁边,注意到他犹豫的动作。

“林前辈?”

林敬言朝他抱歉地笑了笑,“没事,我……就不去上厕所了。”说着就想把电话按掉。

没想到张新杰却按了按他的胳膊,认真地摇摇头,“没事的。有需要的话就去吧,没关系的。”

表情里有些不习惯和纠结,林敬言看得出来。

“可是我还是……”

“去吧,前辈。”张新杰打断他,稍稍加重了语气。

另一边张佳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林敬言只是纠结于是否去厕所,于是也过来凑热闹,“有生理需求就去呗老林,训练是重要但是也不用这么拼吧?快去快去,你看张副队都恩准了。”

林敬言愣了一下,无奈地笑了笑,起身出去接电话去了。

 

中午吃饭,宋奇英大大方方地坐到张新杰对面,一脸认真地看前辈怎么吃自己就怎么吃。

张新杰保持着吃饭时不说话的好习惯吃完了饭,站起来在要去回收处放餐盘之前对桌对面的宋奇英说:“虽然我不知道跟着我学吃饭的方法会让你有什么进步,但是我也不会再劝阻你,希望你能学到自己想要掌握的东西。”

 

午休的时候,秦牧云和白言飞又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张新杰走进休息室看了看他们,两个人有点尴尬地停住嘴。

“不好意思啊副队,我们太吵了。”白言飞有些抱歉地说。

张新杰摇摇头,“没事。既然是要休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就好。你们觉得这样聊八卦可以放松,那就继续聊八卦好了。不过声音可以小一些。”

白言飞张大嘴巴,和秦牧云一起看着张新杰又走出了休息室。

 

晚饭过后。

“韩队又去做加练吗?”在走廊上遇到韩文清,张新杰问道。

“嗯,是。”韩文清答。

“加油,队长。”张新杰低头扶了扶眼镜,抬头严肃地说道。

“我会的。”韩文清心下有点疑惑,但也很严肃地回答。

 

查寝时间。

张新杰照例挨个房间检查,照例发现张佳乐在玩手机。

“啊啊啊副队我错了我这就睡觉!”张佳乐惊恐地说道,生怕自己手机又被没收。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推推眼镜。

“前辈如果是在和孙哲平前辈聊天倒苦水的话,没关系。只是希望前辈能够早一点睡觉,这样对身体比较好。”

说完静静地转身出门,不带走一丝云彩。

张佳乐目瞪口呆,给孙哲平发消息:张新杰居然没没收我手机!

孙哲平回: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张佳乐:大难不死还好,后福是什么啊?

孙哲平:能跟我继续聊天呗。

张佳乐:……你还能再自恋点吗?

 

如此持续了一个周,周末,忍无可忍的几个人挑了张新杰不在的时候聚在一起讨论。

林敬言:“你们有没有觉得张新杰变了?我训练时间出去煲电话粥被他发现,他不仅不批评我还让我继续?”

张佳乐:“啧啧啧,老林你借口上厕所原来是去给方锐打电话?没想到你是这种老林!不过我也觉得张新杰有点问题,晚上查寝我玩手机被抓他都不没收了!”

宋奇英:“连张佳乐前辈的手机都不要了,副队的确有点……还有我也是,本来我跟他学吃饭还蛮担心他会义正言辞地把我撵走,没想到他还特意告诉我没关系,好感动啊。”

白言飞:“其实我很好奇小宋你为啥要学张副队吃饭,那是对自己多大的摧残啊……哎还有我跟牧云唠闲磕也是,之前副队都说八卦没有意义就不要谈论什么的,结果现在居然跟我们说没关系想说就说。哎呀感觉简直被特赦了。”

宋奇英:“呃,因为盖才捷和曾信然他们一直好奇副队吃饭什么样子,非要我学给他们看……”

其他人:“噗,真会玩儿……”

韩文清:“我经常自己加练的事也是,以前他都会让我尽早去休息,但是最近也只是对我说加油。”

林敬言:“这怎么一圈听下来,感觉张副队自暴自弃了啊?因为我们太不听话所以不想管我们了?”

张佳乐:“哎哎哎,不要吧?虽然感觉张副有时候管得有点严,但是他这么一放松反而让我感觉好不适应啊!”

白言飞:“前辈果然还是喜欢手机被没收的生活咯?”

张佳乐:“手机还是不要被没收比较好!不过重点是张新杰到底怎么了?”

韩文清:“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你们注意过吗?”

林敬言:“上周比完赛,当天晚上他问我打电话的事情,这周就一直这样了。”

张佳乐:“我也是这周。”

秦牧云:“我们也是……”

宋奇英:“我也是这周开始的。”

韩文清:“我也是。”

张佳乐:“我记得赛后看见王杰希跟他说话来着,不是大眼儿跟他说什么鬼话了吧?”

林敬言:“不好说……”

 

遂打电话质问王杰希,王杰希笑而不语,并且表示:我就不说,你打我呀!

……

开玩笑的。

 

王杰希跟霸图众讲了张新杰的苦水和自己的建议之后,大家豁然开朗。

“没想到,副队真是……”

“煞费苦心。”

“感动。”

“平时里总觉得副队管得好严啊,副队好凶啊,可是仔细想想,其实副队对我们真的很好。”

“想想自己身为前辈还给副队添了这么多麻烦,啊,感觉好愧疚啊,恨不得去给副队磕头谢罪……”

“快去快去,没人拦你。”

“张佳乐你这德行把自己当晚辈也没人有意见的。”

“哎怎么开始集火我啦?还不如赶紧想想怎么回报副队的一片苦心啊!我现在真的觉得超级愧疚的!”

“晚上把你的手机收起来乖乖睡觉就足够让副队欣慰的了。”

“就是。”

 

十几周后,霸图主场迎战微草。

奶爸张新杰照例在赛后找王杰希交流养孩子管理战队的经验。

“韩队现在作息时间卡得可准了,也不自己加练了,有时候我查寝晚了一点,他睡得比我都准时。林敬言前辈训练期间也不打电话了,不过午休的时候常常在打,问他,他说兴欣那边作息表调整了一下,所以就不会训练中途去打电话了。张佳乐前辈晚上也不偷偷玩手机了,睡得也特别早。他说义斩那边现在也要求早睡了,他就算再晚睡也没什么意义。”张新杰有些伤脑筋地说,“后辈们也是,秦牧云和白言飞平时聊天也不聊八卦了,路过听到的都是走位技巧和地图炮的打法。宋奇英也不坐到我对面吃饭了,不过现在吃饭的样子倒是基本和我一模一样呢。怎么说呢,虽然完全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可是看着这群人乖乖的样子,总是觉得有些不适应啊。”

王杰希听着比自己还小却要照顾霸图上下老小的张新杰感慨,颇有些感同身受地笑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许是因为,孩子们懂事了吧。”

评论(4)
热度(127)

© Cerj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