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j_

=刺儿

【袁刘】辣鸡刘小别你男票炸毛啦

点文 @刘小别 的薄情儿吃醋

写完才发现这梗是你点的……

时间是第九赛季薄情儿开始出彩的时候,没查到对战顺序所以随便写了,要是有bug麻烦帮忙捉虫谢啦!

纯粹xjb写哈哈哈哈哈,私设袁刘已经在一起了(要不怎么吃醋),有点ooc慎

***

晚上睡前,刘小别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坐在床上刷微博,袁柏清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两条胳膊环在他的腰上,趴在他脖子边又蹭又闻的。

“干嘛啊,狗啊你!”刘小别被撩骚得有点痒,不由缩缩脖子骂道。

袁柏清委委屈屈,“你凶我!”

刘小别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咱能不能好好说话?”

袁柏清继续委屈,“今天卢瀚文趴你脖子上你都没说啥!”

“哈?”刘小别一愣,继而笑喷,“哦原来你吃醋了啊?”

今天蓝雨来微草主场打比赛,赛后卢瀚文跑过来说要找刘小别玩。刘小别听后看了袁柏清一眼,袁柏清假装四处看风景,于是刘小别就答应了。卢瀚文很开心,拉着刘小别的手说着要去王府井要去小吃街巴拉巴拉,还踮脚凑在刘小别耳朵边说了句啥。刘小别听完一直在笑,又看了袁柏清一眼,袁柏清还是当没看见。然后他俩就好朋友手拉手地去玩了。

“人小卢就跟我说了句话而已好吗,哪像你这么蹭来蹭去的。”刘小别边笑边跟他解释,说完又逗他,“再说我看你一脸无所谓还以为你不介意的,这么别扭干啥?就会窝里横啊你?”

“我哪窝里横了!”袁柏清不服气地反驳,“我那是怕影响战队间的和谐好吗!”

“微草和蓝雨哪和谐了?”刘小别伸手揉揉他乱糟糟的头发,“行了行了别闹了,都几点了,睡了啊。”

“……好吧。”

“不对,那他到底跟你说的什么?”睡前,袁柏清突然问。

刘小别想了想,留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秘密。”

第二天早上徐景熙还在睡觉,就遭到了袁柏清接连不断的电话轰炸。

“袁柏清你催命啊!!”徐景熙忍无可忍地在这边吼。

“是啊!!要人老命啦!!”袁柏清在那边跟着吼。

“什么事啊!!”

“你们小卢是不是暗恋我们刘小别?”

“怎么可……啊??”

没睡醒的徐景熙当场懵逼,袁柏清在那边不耐烦,催促:“你倒是说啊?不知道就去问问啊?”

隔壁床卢瀚文趴在被窝里揉揉眼睛:“景熙前辈怎么啦?谁的电话?”

徐景熙摇摇头示意没事,然后没好气地跟电话那边说:“哪会有这种事啊?”

“那他干嘛老来找……唔唔唔”袁柏清说到一半突然说不出话,紧接着那边换成了一个带点儿怒气的声音:“景熙啊,你不用管他,打扰了啊,拜拜。”

徐景熙:……???

徐景熙:你俩秀恩爱能不能不要扯上我?哦还有小卢?

这边,刘小别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袁柏清你有病啊!”

不是说好心直口快一个袁吗?眼前这个别别扭扭闹脾气的薄情儿一定是假的吧!

袁柏清嘴角下撇,原本清清亮亮的眼神也变得有点阴郁。

他瞥了刘小别一眼,然后一声不吭地别过头套上队服就往外走。

“你去干嘛!”

“训练啊。”

刘小别原本以为袁柏清会像往常一样炸毛,然后他随便捋捋毛逗一逗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他还真没想到会发展出这种神一样的八点档肥皂剧情。

“喂,你……不就一句话吗,至于生这么大气?”

刘小别拎上自己队服追了上去,跟在袁柏清旁边走。

袁柏清眉睫低垂,与其说在赌气更多的是失落。刘小别看着心疼,又觉得好笑。

“别气啦,他真没跟我说什么,也不是在挖墙脚。”他伸手掐掐袁柏清有点婴儿肥的脸颊,“下周比赛完你就知道啦。”

“这还有期限?”袁柏清挑起眉毛不解地问。

“没有,不过我觉得那时候告诉你比较合适。”刘小别意味深长地说。

“哦,好吧。”袁柏清闷闷地应了一声,不过看起来脸色没之前那么灰暗了。

刘小别见他神色缓和了,这才放心地往他背上呼了一巴掌。

“所以说啊,傻逼薄情儿!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你纠结个屁啊!”

“……你那么使劲是要打死我啊!!”

刘小别觉得袁柏清特别好忽悠,说比赛之后再说,就真的安安心心等到了比赛之后。

这周比赛对雷霆,袁柏清用的是牧师冬虫夏草。团队赛中几次出色的抢节奏让微草的治疗在整场比赛中无比显眼,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肖时钦也一脸严肃地说微草的牧师如今已经是微草需要重点关注的部分之一。王杰希在休息室里简单表扬了袁柏清两句,柳非凑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薄情儿这次厉害了呀。换作往日刘小别肯定是夸他夸得最积极的那个,这次反倒无比镇定地站在旁边自顾自喝水。袁柏清可没忘记之前约定的事情,等其他人的注意力都放到电视屏幕上之后他偷偷摸摸地把刘小别拽出休息室,把他压在过道墙上直接就是一个壁咚。

刘小别面对眼前高了自己两厘米且气场全开的男朋友,依然在淡定地开玩笑:“今天的大功臣擅离休息室可不太好啊?”

“少来了你,快说上周那句话到底是什么?”

“哎你今天表现这么好不应该赶紧回想一下手感吗,这种没意义的事情就不要在意了吧。”

“刘!小!别!”

“啊?”

“你说话还算不算数了?”

黑暗里袁柏清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模糊看到他嘴角微微上扬。

然后后脑被一只温热的手掌覆上,往前面推了推。

刘小别嘴唇贴在他耳畔,又低声笑了笑才慢条斯理地开口。

“卢瀚文跟我说,”他故意停了停,“你们队里的那个治疗,看起来会很厉害哦。”

袁柏清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下文,有些不相信地问:“就这句?”

刘小别松开手重新靠回墙上,坦然地接受他注视的目光。

“就这句。”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吓我一跳……”

袁柏清脸一红,瞬间从气势迫人的老虎变成了张牙舞爪的虎斑猫,放下胳膊胡乱挠挠头顾左右而言他试图缓解紧张的空气。刘小别看着好玩,故意突然把两只胳膊搭到他的肩膀上,成功把袁柏清吓得身子一僵。

“怎么样,高兴了吧?”

“高兴个屁啊,敌人的夸奖有什么好高兴的!”

“敌人的夸奖才比较有分量啊。”

“那又怎么样啊!蓝雨的情敌的话我才不稀罕!”

“那你还在吃醋吗?”

“本来就没吃醋好吗!”

“哦?那是谁上周大早上的给人打电……”

袁柏清有点气恼地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

“你是我男票好吗!我的!不管是谁自己男票跟外人说悄悄话都会吃醋的好吗!”

刘小别对此感到十分怀疑,不过这会儿不太适合吐槽,顺毛才是第一要务。

于是他干脆圈紧胳膊把袁柏清揽到自己怀里,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带着笑意给自家虎斑猫捋毛。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对。”

“咱们薄情儿最厉害啦。”

fin.

评论(10)
热度(96)

© Cerj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