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j_

=刺儿

【新嘉世】熊孩子的正确治疗方法

 @小小小小小灰 点的新嘉世日常

虽然好像也。。不算日常。。

文名中“熊孩子”非逢年过节的熊孩子,请放心

无cp向,私设很多很多很多,有ooc,慎。顺便欢迎捉虫,因为老久不写了可能有bug

我觉得我把小队长写成了班主任。哈哈哈哈哈哈哈

***

在邱非第132次打开宿舍门,看到闻理和白胜先扭打在一起之后,他从裤兜里抽出一把水果刀,打开。

“谁再打架,加训两个小时,外加给全队每人削一个苹果。”

邱非站在门口,举着水果刀,从容地微笑着说道。

按理说,削苹果并没有什么难的。

按理说,削苹果有切到手指的危险,是不应该让职业选手来做的。

但是,嘉世的选手们大多数都还是十几岁的小孩子,家务活都没做过多少。

但是,邱非有劳保工作防护手套,止滑耐磨防切割。

“别怕,就是锻炼一下你们的动手能力而已。”

新嘉世的小队长歪歪头,温和的脸笑得人畜无害。

“而且大家还有苹果吃,不是两全其美吗?”

队员们鬼哭狼嚎。

“虽然知道不会伤到,但是连削那么多苹果心理压力真的很大啊!!”

“是吗?削个苹果都有心理压力,我看你们都需要去瀑布底下站站了。”

邱非丢下这句话之后转身离开,留小队员们不知所措面面相觑。

年纪小又缺乏有经验的前辈教导的小队员们总是年轻气盛,常常因为训练的得失丢了心态,气急了甚至会动手打架。邱非为了让他们学会沉住气费了不少心思却收效甚微,直到那天他偶然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把水果刀。从此,嘉世的队员们开始了水深火热的削苹果和吃苹果的生活。

每天训练的间歇邱非都会做一个简单的成绩统计和情绪分析,其中成绩极不稳定或者情绪波动大的队员就会被邱非塞个水果刀,苦逼兮兮地到一边去削苹果。一开始大家都还沉不下心来,一天里能被邱非逮到好几个,队员们光是吃苹果就能吃到饱,戏称以后根本不用再费心思建食堂。慢慢地,出现大失误的人越来越少,大家发现了问题也能沉下心自己给自己做分析,于是被发刀的队员越来越少,大家吃到苹果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但邱非依然像一开始一样尽职尽责地监督大家,尽管从旁人的角度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一天训练之后回到寝室,闻理坐在床上问邱非:“现在咱们队员的心理不都挺稳定了吗?就不用看得这么严了吧,多累啊。”

邱非摇摇头,说:“队员水平是可以了,但是每天的水果摄入也是一定要有的。”

闻理愣了半天,“啊?食堂不是有水果吗?”

邱非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来不拿食堂的水果吃。”

闻理尴尬地挠了挠头,紧接着又嬉皮笑脸地说:“啊哈哈,原来队长这都发现了啊……所以队长是为了让我吃水果才一直坚持这么做的?我好感动啊,谢谢队长!”

“……不用谢,自觉点多吃点水果就行了。”

很快,“队长坚持体罚政策原来只是为了让闻理多吃水果”的消息就传遍了嘉世上下。

无比爱戴队长的小队员们纷纷表示不服:我们也不喜欢吃水果!队长这么做一定也是为了我们!

闻理面对群起的围攻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但是这是队长亲口对我说的,只提了我一个人,所以队长就是为了我!”

白胜先做出一副要吐的样子。

“队长就是敷衍你一下的好吗,还真当自己独一无二了?队长对队员可向来是一视同仁的,劝你还是少做梦了!”

“我看你就是看队长偏心我嫉妒了吧,啧啧啧嫉妒就直说啊反正再怎么样也不会改变现状的~”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现在这边人可多了去了,你再这么嘚瑟小心被群殴!”

“打架可是会被罚削苹果的,你就这么想给我削苹果吃啊?”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刚从经理办公室出来的邱非得到李睿紧急里带了点幸灾乐祸的汇报:邱非,你家后院起火了……

急匆匆赶到现场,发现地上一片狼藉,闻理和白胜先又掐在了一起,其他人闹闹哄哄插一脚的有纯粹起哄的也有。

“你们在干什么!”

邱非快气死了,本来以为这群人终于沉稳了一点,没想到一会儿不注意就又闹出了事情。

见队长来了,围观的队员们纷纷让到一边,比较好心的还提醒了一下正扭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两个人闻言都僵了一下,却谁都不乐意先松开对方。

“都给我放开!别打了!有没有哪里受伤?”邱非也不客气,上前强行把两个人拉开,先是各自仔细上下看看有没有伤口,确认了没问题之后才放心地沉下脸来。

“每个人加训三个小时,厨房阿姨那有几个菠萝,现在就给我去削,立刻,马上!”

苹果每个人多少还会削,就算难看一点好歹能搞得定。菠萝就完全不一样,光是那坚硬的带刺的皮就让人望而却步。

闻理和白胜先为难地看看自己手中的菠萝和刀,抬头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坐在一边阴沉着脸的邱非:“队长,我不会削……”

邱非抱着胳膊在旁边皱着眉头想事情,那神情仿佛少年版韩文清,可见确实气得不轻。听见两个人的话,他抬头看了看两个完好无损的菠萝,冷冷地问:“遇到带刺的就不敢动了?”

闻理率先开口:“队长你别生气呀,我们打架是我们不对。可是我们打架的原因不是训练,没必要用同样的方式处罚吧?再说为什么突然要削菠萝啊,我们以前也没削过没经验啊?”

白胜先跟着补上一句:“还有队长,我对菠萝过敏……”

邱非眉头拧出奇怪的形状,他挑起一边眉毛问:“原来你们觉得我罚你们只是为了吃?”

闻理也同样意外了,“可是你上次不是跟我说……?”

“让你们多吃水果只是原因之一。”邱非怒极反笑,“哈”地出了一口气。“既然是队规,那么不论如何都应该认真执行,难道不对吗?因为你们表现好了,我就应该对你们放松一些,这符合逻辑吗?”邱非说着,看着渐渐垂下头的两个人毫无笑意地翘了翘嘴角,“不过你们能因为这么幼稚的原因打起来我倒真是没有想到,看来普通的训练处罚还不够,得再加重一点才行。”

“不是的队长,我们……”

白胜先想辩解,邱非听也不听地打断他继续说:“菠萝谁都没削过,看起来也很难削。但是它终归是一种水果而已,难道因为长得可怕就怕它不成?”说着走到闻理旁边,拿过他手里的刀眼睛眨也不眨地一刀就砍了下去,一片硬邦邦的外壳应声而落。他面不改色地削着菠萝,一边继续质问:“一开始让你们削苹果,你们就算没削过也敢下手,现在削菠萝就不行了?在赛场上遇到了没遇到过的对手,你们也是看对方长得吓人就打GG?”

“这不一样啊队长……”

“这是一样的。”邱非停了手,把刀放到一边,语气突然软了下去。他抬头看了看有些反应不过来的闻理和白胜先,叹了口气。

“我也没比你们大多少,没法用多么有说服力的语言和经验来给你们做指导。但是我希望你们作为队里比较出色的两个人,能够给小队员们带一个好头,起码让他们能够踏实地进步,而不是变得浮躁。所以,看见你们两个打起来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不过我自己也有问题,遇到事情太冲动了,搞得……”

“队长你别这样。”闻理打断他,“你没有问题,是我的错。是我太浮躁,没意识到问题的根本,也没管好自己。”

“也怪我脾气太暴躁,本来可以开玩笑过去的事情非要较真,结果搞得大家都不好。”白胜先也跟着老实认错。

“没关系,知道了问题能改正就好。”邱非有些欣慰,眉头稍稍舒展开来,“大家都有问题,那么就一起改正好了。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来变强。”

“是的!”闻理又来了精神,用力地握了握拳,“有队长带领我们前进,怕什么!”

“就是,怕什么!”白胜先附和道。

邱非看着几分钟前还在怒目而视如今却已经同仇敌忾的两个人,眉目舒展忍不住笑出声。他把被自己切掉好几块的菠萝拿走换了个新的,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两个人。

“虽然看到你们和好我很高兴,但是巴结我也是没有用的,加训和惩罚,一个都不能少。手套戴好了没有?拿好刀,别切歪了,太丑的话重新削。别磨蹭,不然加训时间翻倍哦。”

fin.

评论(10)
热度(76)

© Cerj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