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j_

=刺儿

【袁刘】今天你吃小甜饼了吗?

虽然不是喻队相关文,不过还是遥祝喻队生快~~~

昨晚下了es,今天玩了一上午加一中午,我都以为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更了……

没想到现在自制力这么强了我(bu

xjb写的腻腻歪歪的日常,随便看看就好~

***

1.

有一天两个人一起逛商场,刘小别一时兴起想喝奶茶,袁柏清说奶茶里有奶精和化学制品对身体不好。刘小别说不,我就要喝。袁柏清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坚定,说行吧喝就喝反正我不喝。刘小别轻车熟路地拉着他拐去一家很火的奶茶店,排了很久的队之后终于抱着一大杯奶茶三兄弟从人群里挤了出来。袁柏清见他出来,思忖着刚刚四处张望时看到的GREGORY专卖店刚想说我们去买个户外包吧,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大杯奶茶。

“我不是说我不喝吗?”袁柏清推开刘小别的手莫名其妙地问。

刘小别不依不饶地又送过去,“你喝一口呗。”

“我不喝,你干嘛啊你?”袁柏清再次拒绝,并且觉得刘小别今天可能被柳非之类的神经病附身了。

“就一口。”刘小别强调。

袁柏清勉为其难地逮着吸管吸了一口,差点被珍珠呛到。

刘小别看着他嘿嘿乐,“傻不傻啊你这也能呛到。”

袁柏清十分想翻白眼,“要不是你非得让我喝我才不喝呢。所以说到底干嘛非要让我喝?”

刘小别瞅了他两眼,低头喝了一大口奶茶。“验毒。”

“???”

袁柏清心情更加复杂了。

 

2.

后来他们就买包去了。

刘小别看着袁柏清手里拎着的那个看上去颇为专业的户外登山包目瞪口呆.jpg。

“你打算去攀登珠穆朗玛峰吗?”他指着那个包问。

袁柏清若有所思地摇摇头。

“珠穆朗玛峰太高了,我爬阿尔卑斯就可以了。”

“可醒醒吧你。”刘小别只当他在日常扯淡,指指旁边一个看上去很清爽的背包系列,“咱们出去玩背这种就行了。”

袁柏清又摇头。

“不,我就要买这个。”

“为啥啊?”

“我要爬阿尔卑斯山啊!”

“你今天中午吃饱了撑着了吧?”

“你怎么知道!”

“……”

后来结账的时候袁柏清把包往柜台上一放,店员直接报出了一个五位数。

袁柏清原地石化,然后默默地拿回去换成了刘小别同款。

刘小别狂笑,笑一半突然被雷劈了一样:“等等原来你买东西都不看价格?!”

袁柏清默默:“忘了。”

刘小别吐血,从兜里掏出小本本开始记:“以后不能让薄情儿自己去买东西。”

袁柏清懵逼:“你什么时候有随身记笔记的习惯了?!”

刘小别淡定:“向张新杰前辈学习。”

袁柏清一脸蛋疼甚至有点绝望。

 

3.

袁柏清有一次不慎感冒,嗓子痛,刘小别帮他去药房买了两副非处方药,叮嘱他一天两次别落下。

袁柏清请了假,窝在寝室吸溜着鼻涕一边打游戏一边喝水。水喝了好几杯了,然而药一片都没想起来吃。

快到训练结束的时间,他突然想起来,哎我的药呢??

此处仿佛应艾特冯主席。

袁柏清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药,倒了点水吃了。

刘小别训练完回来,看了一眼桌上缺了几粒的药盒说:“表现挺好啊,等会儿吃完饭记得再吃一次。”

刚吃完药的袁柏清内心是拒绝的。

 

4.

药品的说明书上说,如果吃了三天还没好的话应及时就医。

第三天吃完药,袁柏清问刘小别:“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混吃等死了?”

刘小别并不想跟他说话,并且送了他俩白眼。

袁柏清用手支着下巴,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短暂而黑暗的未来。

刘小别看不下去了,给了他脑袋一巴掌。

“你有病啊,大不了去医院呗,去了能死是怎么?”

袁柏清摇摇头。

“我一去医院就想吐。”

“屁,上次去医院看小卢也没见你吐。”

袁柏清很严肃。

“那是因为吃醋吃多了,空不出时间吐。”

刘小别青筋直跳,两手交握开始活动手腕。

“你再拿小卢说事儿信不信我揍你?”

袁柏清不说话了,半晌委委屈屈地说:“你看你这么护着他都不护着我!”

“你多大人了护个屁啊!”

“护个屁也行啊。”

“……我靠平时队里护着你的时候你都瞎了啊,总之感冒再不好就给我去医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故意岔开话题。”

“……好,你真特么机智。”

 

5.

后来有一次做采访,说的是要采访室友间的趣事,但是拼对的时候队长和方神是一组。

刘小别袁柏清心情很复杂。

果然提问的时候记者的笑容很微妙,提的问题更微妙。

“你们觉得对方什么时候最可爱呢?”

袁刘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嫌弃地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记者有点尴尬。

袁柏清冷漠地说:“没有。”

刘小别坏心眼儿,故意顿了顿,说:“就现在。”

袁柏清脸红,气愤地瞪了他一眼。

 

6.

不过在刘小别眼里,袁柏清确实经常让人觉得挺可爱的。

比如他觉得袁柏清气鼓鼓的样子就非常可爱,尤其是下巴有点收圆的时候,撅起嘴来像个小包子。每当袁柏清抱怨长肉了很烦,刘小别就会故意捏捏他下巴说不会啊,这样多可爱。袁柏清不满地瞪他一眼,刘小别就乐呵呵凑上去在他唇边亲上一口。

不过反过来,袁柏清就从不觉得刘小别跟可爱沾边。每次说起刘小别的时候他总是义愤填膺地埋怨对方每天除了毒舌什么好话都没有,刘小别听见了就在一边笑而不语。然后袁柏清就指着他喊你看你这笑得不怀好意的你是不是想打架。

不过要说能让袁柏清心软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比如每天清晨刘小别赖床不起的时候。长长的睫毛呈扇形扑在脸上,睡衣掀了一半露出牛奶一样白皙的腰腹,被子胡乱遮住了部分身体,慵懒又显得性感。这个时候袁柏清往往不会直接喊他起床,而是蹲下去看他一会儿,然后再把他本来就没盖多少的被子一掀,跟强盗一样凶巴巴地大喊着火啦起床啦。刘小别一开始被吓得直接从床上跳起来,后来就无动于衷地瞥他一眼继续睡。袁柏清好气哦,袁柏清说你再不起我就耍流氓了!刘小别就半闭着眼伸出爪子一下把他脑袋按自己肩膀上,说那你倒是耍啊。袁柏清被灌了满鼻腔刘小别的气味脸腾一下红起来,却又拉不下脸皮认输,干脆顺着刘小别力道的方向蹭到他脸上乱亲。刘小别被他痒得不行,咧开嘴低低地笑出声,略微仰起头跟他交换一个长长的亲吻。然后袁柏清伸手把他的刘海拨顺,拍拍他额头说小鳖吃饭啦再不吃没有了啊,刘小别这才懒懒地嗯一声慢吞吞地坐起来。袁柏清绕过床边拉开窗帘,看着天边逐渐明亮起来的晨光,心想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下去,多好啊。

 

评论(5)
热度(60)

© Cerj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