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j_

=刺儿

【及菅】沙砾

大学生、救生员打工pa

我流及菅,ooc预警

***

“救命啊!有人溺水了!!”

盈满温和阳光的海滩上,不知是谁突然发出的一声大叫,将人们的焦点瞬间扯了过去。

一个踩在海水中的女孩子伸手指着海里一个正在不断挣扎的身影,回过头无助地望着众人,“那!在那里!”

“天啊!怎么搞的,快救人啊!”

“快打110!啊不,120!”

“人工呼吸!!谁会人工呼吸?!”

人群顿时乱作一团。每个人都在紧张地盯着那个人影或者冲着周围大喊大叫,却都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应对。

就在这时,一个亮橙色的身影迅速地穿过杂乱的人群,冲向海边,将碍事的外套丢在沙滩上,随后一跃入水。

“是……啊,是救生员吗?!”

 

菅原孝支是一名救生员。

严格地说,他在夏天的时候是一名救生员。因为冬天基本上没人会去冰冷的海水里泡着,浴场也不想为了那么零星的几个冬泳爱好者专门花钱雇个救生员盯着,所以他也只在夏天有机会做这份工作。

在其他时间,他还有很多别的身份。比如餐厅服务生啦、图书馆前台啦、便利店小哥啦,等等等等。

哦,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大学生。

菅原孝支的兴趣很广泛,上了大学之后没了约束又需要打工,当然什么都想去试试。从人人都能做的简单工作到需要一点专业素质才能做的复杂工作,但凡是他感兴趣的,都会去认真地尝试。不过很多工作实际做起来和想象中的又有所不同,菅原孝支意图广泛撒网重点捞鱼,到最后扎扎实实一直做下来的却只有救生员这一项。

救生员这一职业对人的注意力、观察力、行动力和体力都有很高的要求。菅原的自身素质挺好,虽然看上去有些消瘦,但好歹是常常活跃在球场上的一员,因此在体力上也绝对不差。只是救生员的要求很高,工作期间不能走神、不能处理个人事务,要不断地扫视人群、观察可能会出事的人、注意有没有人往危险海域跑,堪称最为枯燥的工作之一,可是菅原孝支却乐此不疲。他喜欢观察各种人,而海滩上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往;他喜欢享受自然的美景,海边的景色正好满足了他的要求;他想要去帮助更多的人,而在海边遇到危险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及时、有效的帮助。

除了这些之外,来海边度假的女孩子也很乐意来跟他聊聊天,送他点饮料、小零食什么的,菅原当然也不会拒绝。

当然,当西谷和田中得知了这一点后,马上对菅原做救生员的意图产生了深深的质疑。

“菅原前辈!所以你肯定是为了女孩子去的吧?是吧?!”

“好狡猾!啊啊,我也想被女孩子送小礼物,说‘田中君好帅~!’啊!”

“……真的没有啊!如果是为了这个的话,我应该直接去咖啡馆打工的,那边的女孩子会主动请我喝咖啡哦~”

“什么!!这么一说更嫉妒了啊啊啊!!”

一脸坦然地说出更加欠扁的话让对方更加崩溃是菅原屡试不爽的事情。这个法子在对田中和西谷使用时尤为有效,如果再叠加上“女孩子”话题的话就会成为攻击力MAX的超级炸弹。因为长得清秀性格又体贴温柔,菅原在女孩子中属于十分受欢迎的类型。当然,和青城的队长还是完全不能比的……菅原曾经有一次偶然看到及川彻被一群女孩子簇拥的情景,从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由于海滩上也会有同一个大学的女孩子过来玩,因此偶尔也会被女孩子评价说“菅原君比及川君更加适合做男朋友呢”什么的。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这位曾经的青城队长十分巧合地和菅原在同一所大学,虽然目前他们之间除了有过点头之交之外暂时还没有什么别的交流。当然,因为同属于排球部,平时也经常会见到,但是却着实没什么机会好好地聊一次天。看上去,两个人似乎生活在两个世界一般,即使经常遇见、常去的地点也有很大的重合,却仿佛一直被无形的结界分隔在两个不同的空间里。

不过这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对。每个人的身边都总会有那么几个人,你经常会听到他们的名字,甚至经常会见到他们,在和别人讨论的时候可以说“哦那个人我知道”,但是因为没什么确切的交集,也没有值得共同讨论的话题,因此一直没什么来往,甚至称不上是朋友,用“熟悉的陌生人”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一个契机来真正地“结识”,很快就会因为活动场所的改变、常用路线的更改等原因而减少相遇的机会,逐渐相忘于江湖却浑然不觉。

而反过来说,这样的人如果能成为朋友,则很有可能收获一个终生的挚友。

不过菅原孝支并不会为了一个“说不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想法就去和人套近乎的。毕竟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好朋友,难道要和每一个人都尝试去交流吗?如果这样的话,大概要每天不停地和人聊天才能做到吧。而且,菅原在面对及川的时候,总有一些微妙的惧怕感。也许是因为对方在球场上凌厉的画风,也可能是个人气场的影响,也说不定是普通人在强者面前自然而然产生的一种畏缩情绪,总之,这样的感觉使得菅原每次都下意识地避开与及川正视的场面。

唯一避不开的是同乡会的时候。

由于菅原孝支在女孩子中日渐扩张的影响力,使得他的名字在这次同乡会中偶然又必然地被女孩子们提了出来,并拿来与及川彻相提并论。女孩子一八卦起来,关于救生员的事情也不可避免地被提及。于是,对此一无所知、正和邻座交谈甚欢的菅原孝支便突然被人拍了肩膀,眼角笑意未消地转过头,就直直地对上了及川彻的双眼。

“啊,及川君?有什么事吗?”菅原心里条件反射般地咯噔了一下,但还是保持礼貌的微笑询问道。

结果就看着及川彻单手撑着下巴,十分严肃地把他从头到脚扫视了两遍,然后一脸怀疑地问道:“就你这体格……真的能下海救人?”

“及川君对我的体格有什么不满吗?”菅原依然保持微笑,但额头上已然冒出了青筋。

见似乎一开口就惹毛了对方,及川连忙摆了摆手,嘴角一勾笑了起来,“没有没有,就是担心你这么单薄,如果去救人反而被冲走的话就糟糕了~”

这人为什么性格还是这么恶劣啊!菅原拼命腹诽,表面却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及川君多虑了,我可是救下过许多比我还壮的男子的哦?说起来,和及川君差不多体格的人我也救下过哦?”

“哦,这样吗?看来是我想多了啊~菅原君真是厉害呢。”及川看起来对这个回答也没怎么当回事,微笑着又说了句“那么我那边还有事就先过去了哦”就走了。然而,当及川彻转过头的瞬间,两个人脸上的笑意都瞬间消失,同时在内心大喊一句:“太狡猾了!”

菅原在高中时就领教过及川的毒舌,虽然不是冲他来的,但是也足以让人不爽了。这次面对面的较量则让他近距离地感受到了及川的毒舌,虽然依然不爽,但自己却还算是成功反击了,所以甚至还有些莫名的愉悦。然而这种愉悦的想法一冒出来就被菅原掐了下去:也太幼稚了吧!

菅原自己在这边自顾自纠结,全然没发现及川坐在不远处静静地观察他。

对及川彻而言,菅原孝支这个名字还是上大学之后才慢慢记住的。在上大学之前,除了在球场上从“乌野爽朗的2号”到“这家伙一点都不爽朗”的印象转变之外,他对菅原基本上没有什么了解。等上了大学后他才发现,这家伙似乎在女孩子中也十分受欢迎。向来受欢迎惯了的及川彻对此自然十分在意,继而对菅原孝支这个人也产生了好奇。本觉得是同一个地方出身、又同为排球部的伙伴,结识一下应该不难,奈何对方似乎在有意躲避他,虽然同乡会和部活都有好好参加,但是主要的精力却都放在别的地方,不仅完全找不到搭话的契机,而且常常活动一结束就离开,堵都堵不到。时间一长,及川自然有些不爽。

“连小岩都没这么闪避过我!”他愤愤不平地抱怨,然后就意料之中地被岩泉揍了。

“那你就再努力一下啊混蛋川!”

 

今年夏天似乎格外炎热,来海边游玩避暑的人也格外的多。这就极大地增加了菅原孝支的工作量:有那么多人要去盯,万一一个不注意,有人跑到危险的地方就糟了。正在他思索着要不要跟浴场的管理人员申请加一个人帮手的时候,身边原本空着的位置上突然落下一片阴影。

“真巧呢,菅原君~”

“诶?及川君?”

及川彻对瞪大眼睛的菅原孝支微微一笑,“怎么,觉得我这样的人不可能来做这种工作,所以感到不可思议吗?”

“那倒没有……可是你怎么会来这里?”菅原孝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连他话里的挑衅意味都没在意。及川彻也来做了救生员?可是,为什么会找到自己这里?这个地方离学校可不近,不像是随机分配过来的样子。

及川彻撇了撇嘴,皱起眉头摆出一副苦恼的表情,“本来我也是想找个离学校近的地方的,但是上次同乡会的时候恰巧听说了你在这里,所以就来了。而且,作为同乡同学兼队友,却几乎完全没有什么交流,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吧?所以为了挽救我们的关系,我就只好亲自出手了~”

“……??哈??什么关系啊?”

“同乡同学兼队友的关系呀!”

“??”

要不是看到及川彻笑得欠揍,菅原孝支说不定会觉得他脑子进水了。

不过对方做的决定也无法改变,何况自己本来也打算找帮手,及川的出现正好省去了他专门去管理处申请的麻烦。所以菅原虽然很无语,但还是抽了抽嘴角,把视线从及川身上移开,望向海面上的人们:“好吧,你爱做什么做什么好了……来了也正好,这边正好缺人手,救生员的培训你做完了吧?那么这边区域就由你负责了,那边由我来,工作时间不可以闲聊,好了工作吧!”

紧接着就是及川不满的抗议:“喂!等等,也太绝情了吧!”

菅原不为所动地开始认真扫视自己负责的区域,心里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虽然之前跟及川彻有过较量式的对话,但是对于及川彻这个人,菅原并不讨厌,反倒有些羡慕。无论是意志还是实力,及川彻显然都在菅原孝支之上,之前的避让,显然也有些微的自卑心理在作怪。实际上,如果能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当然是很值得开心的事情。因此,虽然心里还有些疑惑和忐忑,但是菅原并不抗拒及川主动找他搭话的行为,相反有些开心。

及川当然猜不到菅原在想什么,倒是被对方无情的对待方式搞得有些郁闷,开始怀疑起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头了。想着又偷偷瞄了下菅原,却发现对方表情温和,看起来心情不错。于是放下心来,也认真观察起自己所负责的区域。

由于严格遵循“工作时间禁止闲聊”的“规定”,一上午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到中午工作人员送来工作餐,两个人才从严肃的工作气氛中暂时解放了出来。

“菅原君做这个工作不觉得枯燥吗?”及川彻一边拆餐盒包装一边好奇地问道。

“我吗?也许有时候有一点无聊,但是我还挺喜欢这个工作的。”菅原孝支想了想说,“能欣赏大海的美景还能帮助别人不是挺好的吗?”

及川沉思了一会儿,耸了耸肩,“嗯,挺好的。”

菅原瞥了他一眼,“那及川君呢,为什么要来做这个呢?”

仿佛就等着他问这个问题一样,及川闻言立刻叉起腰,摆出一副了不起的表情:“当然是因为我救人的风姿看起来一定很帅啦!”

“……果然是很符合及川君的想法呢。”菅原翻了个白眼,然后十分“好心”地提醒:“不过其实事故是很少会发生的,大部分时候都会很无聊的哦。一天下来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感觉一整天都白白浪费了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及川拄着下巴歪头想了想,然后笑了:“这样不是更好吗?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也是呢。”

“好啦!总之快吃饭,马上还要工作呢!救生员可是一整天都不能休息的。”

菅原应了一声埋头吃饭,扒了两口又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抗议:“等等,在这方面怎么说我也是前辈吧,为什么搞得好像我是不懂事的新人一样?!”

 

本以为和及川彻相处会出现很多摩擦,结果却意外的还算和谐。暮色将至的时候菅原孝支这么想着,侧头瞥了一眼一脸认真望着海面的及川彻。此时夕阳已渐渐下沉,空气凉爽了很多,人们也三三两两地离开沙滩,说说笑笑地回家。然而不等到最后一个在海里扑腾的人离开,救生员是不能放松警惕的。

本来觉得以及川彻的性格不一定能这么坚持一整天,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太小看他了。不过也不奇怪,在排球的赛场上能坚持到那种地步的人,怎么想毅力和耐力也不会差。

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啊,菅原孝支想着。

“很辛苦呢。”等到最后一个人终于上了岸,及川彻终于松了口气,小声说道。

“确实。要喝水或者吃点什么休息一下吗?”菅原孝支站起来伸展了一下四肢,然后低头询问及川彻,却发现后者正仰着头,仿佛抓到他什么把柄了一样得意洋洋地冲他笑。

“怎么了?”菅原孝支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刚刚在偷看我?”

菅原懵逼,“谁在偷看你啊?我又不是女孩子!”

“别担心,男孩子我也不介意的。”

“我介意!等等,话说你不介意的是什么啊!”

虽然是个厉害的人,但是有的时候真的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菅原在内心吐槽。

及川没接话,歪头看了看海面,站起身来。菅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一大片乌云正缓缓地朝沙滩飘来。下方的海域被遮挡住了光线,由原本波光粼粼的湛蓝变成了浓郁的黑色。

快要下雨了。

“天气看起来不太好呢。我们快走吧,今天我忘记带伞了。”及川彻难得严肃地说了一句话,把带来的挎包往肩上一甩,随即便快步往回走去。

“但是我带了呀~”菅原孝支报复般地接过话,然后略带炫耀地从包里掏出一把折叠伞对着及川彻晃了晃。

而及川彻却十分淡定:“所以呢?等会儿你想和我打同一把伞吗?”

“这个嘛……”

菅原孝支反倒犹豫了起来。

见状,及川彻微微笑了起来,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是说道:“不用介意,你慢慢走就好,我先回去了。”说完回过头,又很快地朝前走去。

“咦,你等等我!”菅原孝支一愣,连忙跟了上去。及川稍微缓了缓步伐,等菅原追上来之后问道:“你不是有伞吗,为什么要跟我一起?”

菅原回答得振振有词,“走的明明是同一条路,为什么要分开走?而且作为同乡同学、队友以及工作伙伴,一把伞都不能一起打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吧?”

因为之前跟及川一直在半说半开玩笑,所以在被问到一起打伞的时候便条件反射地想要反击回去。然而稍微一想便觉得没这个必要,何况又显得很小气,于是干脆放弃还嘴率直地回答。只不过过于坦诚又显得好像自己认输了一样,所以还忍不住想要耍点小花样出来。

“……”及川思索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后一句话算是以牙还牙,不禁想笑,“爽朗君真是可爱呢。”

“啊?爽朗君?我吗?”菅原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茫茫然地问道,得到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什么啊……不过还是谢谢啦!”被夸奖终究还是令人高兴的,虽然对方的态度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及川彻看着高兴起来的菅原孝支也不由咧开嘴跟着笑起来,结果却被气恼地问了“干什么你在嘲笑我吗”,只好郁闷地撇下嘴巴。

然而这边菅原看到及川拉下脸之后,反而笑得更欢了。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的及川又试图反击,菅原自然也不是好对付的。两个人就这么吵闹着一路回了学校,在宿舍区的分岔路口又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和言语。空气一下子安静了许多,只有路边知了在无休止地吱吱叫着。

“嗯……总之今天谢谢你啦!有人帮忙感觉轻松多了!”菅原孝支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收起嬉笑的表情认真道谢。

及川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些的男孩子,微微弯起嘴角,“应该是该我道谢才对,毕竟没有菅·原·前·辈带我,我一个人很有可能会搞砸很多事情呢~”

“……你这家伙是不是有点太可恶了啊?!”菅原瞬间咬牙切齿。

及川彻才不会怵他气势汹汹的瞪视,自顾自笑了一会儿才停下来。然后他收敛起随性的表情,虽然依然略带笑意,但很是认真地说:“但是,真的谢谢你。”

“唔……嗯。”对方态度的转变来得有点猝不及防,菅原孝支迟疑片刻才点点头以作回应。抬头看到天色逐渐阴沉,他决定抓紧时间发出最后一个疑问。“抱歉,不过,有一点我还是有些想不通……”

“什么?”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菅原谨慎地开口,“也许是我想多了,但是及川君为什么会特地来这里找我‘挽救关系’呢?明明从最开始,我们之间就没多少交集的吧?虽然我很开心,但是……及川君一直都有很多伙伴和要做的事情的吧?说起来,之前‘耍帅’的话,应该也是随便找的借口吧?”

救生员不是打个招呼就可以胜任的简单工作,不可能速成,在真正上任之前需要做许多的准备工作,花费的时间也不止两三天那么简单。因此,虽然及川对自己的突然出现给出了看上去能解释得通的理由,但是如果真的就这么认为对方是为了耍帅、为了自己而来,未免显得对方太幼稚,自己又太自作多情。更何况对方是那个及川彻,怎么想都不可能。

听到这个问题,及川彻愣了一下,然后无奈地笑着耸耸肩,“真不愧是认真的菅原君啊,没法简单地糊弄过去呢。”

堆积起来的云层已然成为灰黑色的连绵群山,空气中逐渐凝结的水分也好像随时都会化为雨滴落下,及川彻却没有着急说下去。菅原孝支也没有开口催促,耐心地等着他的下文。及川彻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有些难为情地抬手揉了揉后脑勺的头发,目光扫向别处。但是又马上转了回来,十分严肃地盯住菅原:“我告诉你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哦!”

“啊?嗯,好的。”菅原有些意外,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见对方态度坚定,及川这才稍稍放下心。

“会来做救生员,是因为以前在海边不小心溺水的时候,是被救生员救下来的。所以觉得救生员很厉害,也很向往。不过因为排球啦学习啦一直很忙,所以花了很久才取得资格、完成培训。同乡会的时候我才刚刚完成这些,所以听说你已经是经验丰富的救生员的时候,感觉非常惊讶,所以才去问你的。”

“哈哈,原来是这样吗……”菅原回想起那次对话还有些黑线,应和着干笑了两声。

“至于关系什么的……”及川顿了一下,歪了歪头笑起来,“只是觉得和认识的人一起工作会方便一些,没什么其他的。不过爽朗君果然是好脾气呢,和爽朗君共事很开心,以后也请多指教哦!”

“唔,这样啊。”

话说爽朗君到底是个什么外号啊。菅原在内心吐槽着,又暗自庆幸,果然和我没什么关系呢……还好自作多情没有表现出来,不然此时恐怕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和及川君共事也比我预料中的顺利多了呢,今天真是帮大忙了。等盛夏来临的时候恐怕会更忙,所以以后也要拜托及川君啦!请多指教!”

“没问题。那么……我先回去了?”及川看了看天色,询问地看着菅原。

“嗯!拜拜!”

“明天见~”

此时的天空用黑云压顶来形容毫不过分,空气中的水汽如有实质般包裹住暴露在天空之下的两人。两人挥了挥手当做告别,之后便各自往宿舍跑去。

 

虽然是平凡无奇的一天,但是……却觉得,有什么地方,悄悄地改变了。

坐在宿舍窗边看着外面瓢泼的暴雨,菅原孝支轻轻地叹了口气。


评论(2)
热度(29)

© Cerj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