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j_

=刺儿

【别远】那些花儿

刘小别×邹远

你的点文 @诺下櫻茗~ 

最近慵懒到死,本来说到300fo我就更文,结果到300之后,我打开了es……还好不管怎么说肝出来了一篇(捂肝

这个毒cp,竟然让我写到想站orz

原著向,第十赛季后的某赛季。没太写过小远,ooc请注意

***

新一届全明星周末刚刚结束,四熊在七期群里嚷嚷着要聚餐唱K。

邹远依约早早到后门外马路的第三根路灯下等着,不一会儿便远远看到四个黑乎乎的身影朝这边移动,隐约传来吵闹的声音。等到离得近了,才看清是唐昊孙翔袁柏清刘小别四个人。唐昊和孙翔不出意料地在吵架,旁边刘小别一只胳膊拐在袁柏清的脖子上,拧着眉毛滔滔不绝地讲刚才团队赛要是再往前一个身位就可以跟在队长身后补刀blablabla,那兴奋劲儿仿佛喝了假酒。于是邹远想起来刘小别这是第一次入选全明星,第一次和王杰希一起在全明星周末上打团队赛,而且刚刚还在比赛里送了自己一记幻影无形剑。

四个人就这样在清冷寂寥的夜里朝他走过来,像街头小混混一样没个正型又无畏无惧。在走到他旁边的时候,刘小别突然歪过脑袋,朝他咧嘴一笑:“咱俩这回可算站到同一个高度了啊。”

邹远一怔,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小别却早就把脑袋扭回去继续跟袁柏清说话了。邹远有点摸不着头脑地盯着刘小别被乌黑短发覆盖的后脑勺,心想这个家伙虽然总是很耿直,有时候却也让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邹远比刘小别大两个月,性格却有些内向,平时七期聚餐时都是看四熊闹妖的吃瓜群众。按理说他和刘小别除了同为七期生之外再没有什么关系,但因为一个几次选入全明星另一个却屡次被挤下来,彼此之间又多了那么一点说不清楚的羁绊。

邹远还记得第十赛季全明星名单出来之后的某天半夜,刘小别突然找他打了场JJC。

也没说什么理由,就说来JJC,房间号XXXX密码XXX。正好邹远那时候还有些失眠,也知道他为什么而来,便应他的要求去打了一盘。邹远记得是自己输了,他呆呆地盯着灰下去的屏幕心里难过地想,刘小别一定会嘲讽他水平那么糟,怎么就有资格两次选上全明星吧。但是预想之中的嘲讽却没有出现在耳畔,反倒是平平淡淡的一句别的什么话。刘小别说完就直接下线了,邹远却又在电脑前愣了好久。

邹远在大排档热闹的气氛里,看着脸上冒着热气、动作夸张地在跟唐昊划拳的刘小别,陷入沉思。

同为吃瓜群众的徐景熙在旁边拍拍他:“邹远你怎么啦?看出神啦?”

邹远摇摇头,伸手从桌上捞了一串烤金针菇。“没有。”

徐景熙也没追问,笑吟吟地看看几个在划拳的活宝,又好心地提醒邹远:“看这架势今晚要唱通宵,你多吃点别饿着了。”

邹远朝他笑笑:“好。”

不过,那句话说的是什么来着?

果然四熊一旦嗨起来就根本压不住,在KTV又唱又跳群魔乱舞不说,本来说好了唱到一点就回去休息,结果等到了时间孙翔大手一挥,直接加成了整夜场。

刘小别今晚是最嗨的一个,先是可着高音歌唱,声音飙得邹远满脑子都是海豚,然后点了好几首英文歌,跟着音乐就地蹦起了街舞。邹远以前也见过刘小别跳街舞,不过那是他被袁柏清拉去看微草元旦晚会的时候刘小别正八经上台表演的节目,正八经的刘小别和(相对)正八经的舞蹈动作。这次则是即兴表演,各种骚里骚气的扭腰挺胯层出不穷,不时做出点高难度动作,引来大家各种大呼小叫。邹远不太懂街舞,但是被气氛感染得也很兴奋,到后来干脆跟着旁边的袁柏清瞎起哄,刘小别动作一停就大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没想到刘小别还真是来者不拒,说来就来,连跳了好几首,到后来累得动作都有些跟不上节奏了。

不知怎么邹远突然有些心疼起刘小别来。等一曲结束,他上去拉刘小别:“你别再跳了,都那么累了。”

刘小别没拒绝,喘着气坐到地上,把翻到腰间的衣角拉下去,又扯了扯领口试图散点热。邹远把桌上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拿给他,刘小别接过拧开咕嘟咕嘟就喝了下去,喉头跟着吞咽动作一上一下地动。

邹远看着他湿透的头发和突出的喉结没来由地一阵脸红,心脏也咚咚跳得厉害。他想起来前一阵去参加表哥的婚礼,表哥喝醉了,搂着表嫂吐字不清又语重心长地跟他说,KTV是个好地方,在这看谁都有魅力加成,特适合处对象和表白。像我就是在KTV跟你表嫂表白的。

邹远看着刘小别把水喝到自己衣服里边,心里没来由地想,这家伙会不会也趁着这时候跟人表白呀?

刘小别水喝了一半漏了一半,不过对于早就出了一身汗的他来说身上可能除了凉快点也没什么变化。他把塑料瓶在手里捏成了扁片片,抬头冲邹远乐:“谢谢你啊。”

脑中小差开个不停的邹远愣了一下,摇摇头说:“没事。”

然后刘小别站起来,举着胳膊大喊:“来啊快活啊!!!”

其他人忙不迭地配合:“哦——!!!”

邹远挠挠头发,想从刘小别身后绕回他在角落里的位置。

没想却被刘小别一把拽住。

“接下来我们让邹远小天使给我们唱歌好不好!!!”

“好——!!!”

其他人依然在瞎起哄,邹远一脸懵逼。

等等!这有点让人猝不及防啊!

邹远一般在KTV都是围观党小透明,专业听麦霸们唱歌然后鼓掌的那种。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拉着唱这么多歌。

他一边蚊子哼哼一边拿余光偷瞄旁边唱得一脸投入的刘小别,心说这次可能把这辈子的KTV都唱完了。

一开始刘小别让他唱,邹远自然是一边摆手一边说自己唱不好。刘小别却不饶他,拽着他手腕强行把另一个麦塞进他手里,然后晃晃自己手里的麦,说没事我陪你唱。

没办法,邹远只好在刘小别的“淫威”下乖乖点了歌。巧的是他点的歌刘小别都会,唱得风生水起,听得唐昊孙翔袁柏清徐景熙李华直喊安可。但是其实邹远声音很小,乍一听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只有刘小别充满张力的嗓音振动着鼓膜。每首歌唱完刘小别都要让他大点声唱,邹远每次都点点头,然后下一首继续蚊子哼哼。他其实有些埋怨刘小别为什么要让他跟着一起唱,比起同台他宁愿在后边沙发上安静地听他好听的声音。邹远一边哼哼一边继续想各种乱七八糟,反正声音小就算唱错了也听不出来。

比如他想也许表哥说的都是对的,要不他为什么会觉得今天的刘小别特别帅特别吸引人。但是就算是对的又怎么样呢,刘小别又不是个妹子,他也没胆量跟刘小别表白,就算荷尔蒙的刺激再猛烈也没用。再说K市和B市那么远,一年里见面的次数那么少,缘分那么浅,他们之间什么故事都不会有。邹远想着想着甚至感伤起来,正好音响里在放那些花儿,他突然放大了声音跟着认真唱起来。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 各自奔天涯

……”

刘小别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好像在不可思议他突然开始认真唱歌。邹远一边唱一边想笑,心里却有点涩涩的。他想表哥说的也许不全是对的,也许KTV放大的不只是人的魅力值,而是人所有的情绪,包括喜与怒与哀与乐。否则他怎么会突然觉得格外心酸呢,当初一个人试图撑起百花却遭到所有人诟病的时候也没这么难过呀。

最后一首唱完,其他人照旧欢呼吵闹,邹远把麦放到一边打了个招呼就往外边走。刘小别把麦丢给袁柏清,袁柏清十分懂地接过就开始继续嗷嗷地炒气氛。

邹远拉开门走出去。随着门的关闭,喧闹声渐渐衰减下去,邹远也觉得头脑仿佛跟着清醒了不少。他突然有点想嘲笑自己,之前头脑发热瞎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不过是刘小别耍了个帅而已,竟然还就这么以为自己喜欢上人家了。他把手掌盖在脸上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吐出来,耳边突然响起来一声:“你在这干嘛?不舒服吗?”

邹远吓了一跳,被空气呛了一声。把手拿开一看,刘小别正一脸探究地盯着他看。

“没事,里面有点闷,出来透透气。”他摆摆手笑得礼貌又客气,虚情假意的。不过刘小别也没说什么,只又问:“玩得还开心吗?”

“开心啊,感觉把这辈子的歌都唱完了。”邹远抽抽嘴角坦白地说,刘小别听了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说:“那我以后多拉你一起唱歌咯?”

“不不不,还是不要了,我当听众就好。”邹远连忙摇头。刘小别又看着他笑了会儿,然后就转身上厕所去了。

邹远盯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才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不对。

……我可能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后来一直疯到早上KTV关门,一群人意犹未尽又神志不清地从KTV出来,在清晨的冷风里一个哆嗦,赶紧找了个没风的角落挤成一团埋头打uber。一群人所属战队不同,住的宾馆倒是都不远,有的人手机没安打车软件,分配来分配去给刘小别袁柏清邹远放在了同一辆车。袁柏清不太能通宵,到后半夜就已经昏昏沉沉的要睡着,这会儿一坐上车头一歪直接就睡了过去。刘小别和邹远坐在后座,刘小别一边看着窗外一边揉太阳穴,想来也是熬得有些受不了。邹远本来就不太困,被冷风一吹又清醒了不少,这会儿只盯着他侧脸看,心想微草管得估计挺严,平时大概根本就没有通宵的机会,哪像自己,当初为了战队熬夜熬得都习惯了。这么一想还有些羡慕。

一不小心看的时间有点长,刘小别注意到他的目光,回过头对他笑了笑。

“开心吗?”

邹远点点头,“开心。”

刘小别抿了抿嘴,眼睫垂下去盖住眸子。

邹远正纳闷他怎么突然看上去有点不高兴,右手上突然传来微凉的触感。

“我也开心。”

刘小别把他的手背抵上自己的脸颊,又对他笑了起来。

邹远觉得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后来邹远终于想起来那天夜里,刘小别对他说过的话。

那场JJC邹远输了,刘小别没说什么负气的话,只是简单地说:“总有一天,我会和你站到同一个高度。”

“记得等我啊,我先下了。”

“晚安。”

邹远收起电脑爬上床,看着旁边已然陷入熟睡的人,脸颊不自觉地浮上温柔的笑容。

晚安。

fin.

评论(15)
热度(39)

© Cerj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