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j_

=刺儿

【霸图F4】就是突然想吃雪糕

霸图F4的欢乐智障日常之夏日停电。

我快热成尸体了……

 

***

01

有一天,霸图宿舍区停电了,张佳乐热得不行,特别想吃雪糕。 

他拉着室友林敬言的衣角,可怜巴巴的:“老林,我想吃雪糕……”

温柔善良的林敬言大大很无奈,“战队楼冰箱的钥匙在张副队那里,雪糕在冰箱里,你找我也没用呀。”

张佳乐泪流满面。“为什么冰箱会有锁?呜呜呜,我们百花的冰柜都没锁的,林大大我想吃雪糕……” 

“那我去问问张副队吧。”善良温柔的林敬言无奈地叹口气,去敲张新杰的房门。 

张佳乐摆成大字型躺在床上两眼无神,“雪糕雪糕雪糕雪糕……” 

跟毒瘾发作一样一样的。

 

过了一会儿林敬言回来了,“张副队说,想吃可以,但是要先做一百个仰卧起坐。” 

“为为什么?” 

“嗯,因为你帅。”林敬言艰难地重复张新杰扶扶眼镜理直气壮说出来的理由。

张佳乐维持大字形在床上僵硬了一会儿,然后以一种比虚脱了还缓慢的速度开始做仰卧起坐。

 一边做还一边委屈地自言自语,“为什么,帅也是一种罪过,为什么,我要为这样与生俱来的罪过付出代价……”

 

张新杰站在门口看着张佳乐的闪电式仰卧起坐,睿智地抬抬眼镜:“确认无误,热傻了。”

 

02

林敬言不忍心看张佳乐热成傻逼,自告奋勇要去帮他拿雪糕。 

张新杰:太热的时候突然吃凉的,会得胃肠感冒。

林敬言:那怎么办? 

张新杰很有经验地端来一盆冷水,毫不犹豫地泼了下去。 

张佳乐维持着仰卧起坐的姿势僵硬在了床上,还是落汤鸡。 

“副队你……”林敬言吓得说不出话。 

张新杰把盆放下,扶扶眼镜,嘴角露出了迷之自信的微笑:“云南特产汽锅鸡的现场制作,现在开始了!我的油呢?”

 

林敬言无语地看着到处找油的张副队,觉得这人应该也已经热傻了。

 

03

和蔼可亲的林敬言既搞不定做仰卧起坐的张佳乐,也搞不定要做汽锅鸡的张新杰。

 

“师父,大师兄和二师兄被妖怪抓走啦!”

 

韩文清站在门口看着两个神志不清的队友和一个束手无策的队友,“你们在干什么?” 

张新杰回过头看到是队长,特别高兴:“韩队,等下我给你做云南汽锅鸡尝尝!” 

“哪来的鸡?”

“这儿!”张新杰朝床上一指。 

床上的张佳乐还在有气无力地做仰卧起坐:“我为什么这么帅,为什么……” 

韩文清露出了黑人问号脸。

 

林敬言无奈地耸耸肩。 

“快恢复供电吧,要不这俩脑子要热坏了。”

 

04

因为空调启动而找回神志的两个人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了。

张佳乐:“我只是想吃根雪糕而已,为什么全身都湿透了腰还是酸的?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然后起身看到拿着一堆调味瓶的张新杰愣住。

“副队你要干啥?”

张新杰愣了一下,把两手的调味瓶藏到身后,然后一本正经地说。

“找嗅盐,给你治病。”

“找嗅盐你为什么还拿着酱油?”

“怕你饿。”

“exm???”

林敬言大大和韩文清大大表示心好累。

评论(26)
热度(246)

© Cerj_ | Powered by LOFTER